新闻中心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集团新闻 > 集团新闻 > 正文

复星扶贫队员现场报告:带你走近最真实的村医

发布时间:2018-04-20

      人间四月天,你摩拳擦掌准备看油菜花、下扬州、周游全球的时候,“乡村医生”项目从上海出征了。

      在4月4日的出征仪式上烙饼小姐姐马怡骅火了,但眼尖的围观群众从小姐姐的新闻中,发现了深入一线的复星合伙人身影,对现场与一线村医及复星合伙人的连线印象深刻。合伙人到乡村一线到底看到了啥?我们马不停蹄还原了台前幕后三个故事

01 

 “看到了就诊中、生活里的老卢,他真实扎根在乡村守护村民”


时间:4月4日下午

地点:云南永胜县


老卢在接受烙饼小姐姐采访



    出征仪式连线



    永胜县副县长卢志忠:我代表扶贫办公室、乡村医生、村民们感谢大家,让我们的工作能上一个新台阶。


    乡村医生卢学荣:你们到这里,为我们带来了新希望。


    烙饼小姐姐(友情提醒:小姐姐来自宝宝树):永胜村医有620名,编制内447名,下辖九镇六乡,每个村医覆盖的村民数是400-1000人。这是这两天我了解的基本情况。这边的医疗设备、条件确实比较匮乏,对我震动很大,希望为他们做更多事。


宝宝树CEO王怀南:希望你坚持下来,千万不要打败仗回来。你说要带妈妈的烙饼到永胜县,带了吗?够吃吗? 


烙饼小姐姐:当然带了!我想妈妈再寄点给我。

宝宝树CEO Allen王怀南现场连线:烙饼带了吗?



烙饼小姐姐画外音



    现场连线的村医叫卢学荣,男,41岁,在读中专,来自永胜县羊坪乡羊坪村卫生室。1986年加入乡村医生队伍至今已有32年,2010年被评为全国最美乡村医生。混熟了,我和当地村民一样称呼他“老卢”。


    第一次见面因为老卢临时出诊无功而返。


    第二次见面是第二天,一大早驱车赶往羊坪,远远地看见老卢在路口等,白大褂半旧不新,个子不高,脸上带着些憨憨的笑。见到我们,“来啦”,好似多年的好友,一下子和他的距离感觉近了。


    第三次又没见着,老卢去山里为一位老人看病了。


    第四次见到老卢的时候,他坐在门口和一位病人说话,病人正在输液,老卢一边回答我们的问题,一边时不时看一下点滴的速度。不远处,有一位眯着眼睛晒太阳的老人和老卢的妻儿。



老卢一家把一个人住的八旬老奶奶接过来照顾


    这位老人是第三次约见时,老卢去山里出诊的老奶奶,老奶奶今年80多岁,耳朵不太灵光了。老卢的妻子在旁边告诉我,“她家里就剩她一个人了,没有孩子,身体也不是很好,我们把她接下来好照顾。”


    顺着问了老卢妻子,“村医这么辛苦,为什么你还愿意一直支持者他做这个?”她有些害羞略低了头,“他想做医生嘛,我当然愿意支持。”几次见面,我们看到了就诊中、生活里的老卢,他真实扎根在乡村守护村民

老卢就诊,妻儿就在一边默默陪伴


02 

 “我们要在精准两个字上下功夫”


地点:云南永平县


晓亮同学、复旦大学挂职县领导、万邦小哥哥和村医的心连在一起



    出征仪式连线



    复星国际联席总裁徐晓亮:现在我们在永平县,2882平方公里,下辖3镇4乡75村,18.5万人口,175位乡村医生。一线村医非常辛苦,这几年大大改善了很多村民健康状况,村民见到他们都是眼泪汪汪的,十分感激。永平县自2012年复旦大学对口帮扶之后发生了很大变化。


    永平县的挂职副县长赵泉禹:驻点人员调研、复星国际联席总裁亲自走村入户,看出他们要在“乡村医生精准扶贫项目”的“精准”两个字上下工夫,也看到要把这个计划实施好的决心。


    复旦大学医管处处长王艺:复旦这几年来一直在永平定点精准扶贫,大型的硬件设施、包括核磁共振,对县医院各科室的建立和医护人员的培训,每年派驻大量医护人员驻扎永平县医院并把信息及时传到上海医院会诊,都是我们对永平的一点绵薄之力。


    村医马友亮:我所在的村有2500村民,两个村医,我们仍希望帮助更多村民。


    村医马林勇:我所在的村是永平县最大的一个,8000村民,4个村医。我学习了中西医,长期以来,我们的就诊工具就是血压计、体温表和听诊器。


看到老奶奶身体没有大碍,晓亮同学竖起大拇指



万邦小哥哥郭帅画外音



    在县卫计局黄副局长指引下,一路翻山越岭,沿途的树林浓密,大约30分钟车程,我们一行人到达永平县博南镇卓潘村卫生室,村医喻紫龙正在用一把秃掉的扫帚清扫并不平整的地面,看到我们来,略显拘谨。喻大夫今年32岁,虽然年轻但村上执医已经6年,他和另一位37岁的村医刘静,一起管理着村上2076人的基础医疗,并为63户建档立卡户定期做上门体检和用药指导。


    正当喻大夫介绍说他的血压计已经有16年历史的时候,约诊电话响了,我们立马随同喻大夫一同来到了农户家。


    农户户主姓马,65岁,老伴长年偏瘫。喻大夫给马大娘量了血压,确诊是血压升高导致不适。喻大夫叮嘱一定按时服药,不要间断。后来从马大爷断断续续的话中得知大娘为省钱,减了一顿药,才这样了。晓亮同学听到这,立马拿出300块递到了马大爷手中,表示说复星做“乡村医生”项目,最终目的是为了看到大家都能病有所医、健康有保障,希望大爷自己也多保重。


    这一天我们走访了卓潘村和桃新村,看到大多村医还是依靠“三小件”(血压计、体温表、听诊器)在看诊,这局限了很多病种的筛查,让村民健康的第一道守护防线变得非常脆弱。我们正在为永平县175名村医建档,截至此刻,已建档8位村医、4家村卫生室,希望通过建档系统管理村医需求,为复星精准扶贫提供基础数据。


03 

 “第一次到平均海报1200米以上这么高的山,这里需要更多人”


地点:贵州习水县


数小时盘山公路、1200米海拔,让朱军红同学甚至有些“恐高”



    出征仪式连线



    朱军红:我在金龙村一个山坡上,旁边就是村卫生所。这个山村我们来的时候走了很长的路,这么高的山我还是第一次来,这里平均海拔1200米,路非常难走,几乎看不到平地。当地政府做了很多工作,把路修通了。但村里只有一位医生,要负责村庄1000多人健康,当地村民分散,每个点就两三户,一个人要负责这么多村民,真是非常困难。这里的村医年轻人很少,医疗设备简陋。看来培训非常重要,需要我们去对接一些资源,让乡村医生能得到更好的培训。


     另外,朱军红同学在习水当地还走访了桃林镇兴隆村村卫生室,拜访了村医董光普,53岁,从医5年,部队卫生队退伍军人。


董光普对看过的病症、病人“如数家珍”


    村医董光普:这个村有三千多人,常驻一千多,但由于是山区大家住得都比较分散。现在路基本上修好了,所以通常山路上我也骑摩托车,就是怕下雨、下雪、冬天路上结冰的天气,摩托车骑不了只能走。


    平时出诊,风险是存在的,但也是一份责任。不管什么样的天气,或者大半夜,电话打过来背起药箱就要去。家里人也担心呀,但是还是很支持我的工作。村里帮我们买了农村合作医疗保险,我自己也买了医生责任险。


    这边常见的病除了感冒发烧,主要还有胃病。因为山里湿气重,大家平时好喝点酒,饮食也重辣重咸,加上我们这里五、六月份没有时蔬,外面买价格高,大家就不吃蔬菜,也会影响胃部健康。还有,我们这个村海拔普遍在1200米以上,冬天特别冷,老人、小孩到了冬天容易得呼吸道方面的疾病,我这里医疗设备比较有限,像雾化器、呼吸机这样的基础医疗设备都还没有,有时候遇到这一类的疾病也很棘手。



南钢小哥哥陈心宇画外音



    4月4日,我们来到习水县政府,复星全球合伙人、上海钢联董事长朱军红与习水县县委副书记宋聚宗,习水县副县长田莉,习水县卫计局局长袁涛面对面交流。习水县为上海普陀区对口帮扶贫困县,宋书记由上海普陀区委派到习水县挂职开展脱贫攻坚工作,田莉副县长在习水县分管卫生工作。


    习水县行政区域3千多平方公里,人口七十多万。整个县基本上都是山区,所以习水流传一句话叫“地无三里平、天无三日晴”,气候和交通是阻碍习水发展的原因之一,但县里现在路都修好了,到每个村都有硬面公路。


    交流中,三位县领导纷纷表示,习水医疗建设水平参差不齐,有的中心村卫生室就配备一名村医,设备也比较短缺,但一个中心村卫生室通常要覆盖好几个村的卫生医疗工作。村医队伍和设备的匮乏是主要矛盾,对重大疾病应急处理技能的培训和现代化医疗设备的需要很迫切。


    朱军红同学当即表示,复星实地了解需求后,会形成初步方案并落实到位。


    同宋书记沟通的时候,朱同学看到宋书记办公室里有张习水县地图,便饶有兴致看起来。发现其中几个村用笔圈了起来,宋书记解释道这是习水县八个深度贫困村,朱军红说,我们做扶贫就是要到最困难的地方,到最需要我们的地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