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企业资讯 > 企业资讯 > 正文

非洲之声 | 消除疟疾,梦想总会照进现实

发布时间:2018-08-07


      青蒿琥酯,是传统与创新的碰撞,是必然与偶然的产物,它的成功也许不可被复制。

 

      “你对非洲的印象是什么?”


      “神秘的埃及、广袤无垠的撒哈拉沙漠还有贫穷”,这是熊艳捷在入职面试中做出的回答。


      2004年,复星医药抓住国家国企改制改革的机遇,参与到一些企业的改制重组。桂林南药成为复星医药成员企业之一,为拓展其国际业务,复星医药在上海总部组建国际营销团队,除了聘请中国药品国际营销经验最丰富的经理人担任团队核心外,同时招兵买马求贤若渴。从复旦大学医学院毕业的熊艳婕,怀着投身于中国创新型医药事业的热情与非洲的向往,与复星医药结下情缘,从此开启了复星人在非洲的旅程。

 


      尼日利亚与坦桑尼亚,一个位于非洲西部,一个位于非洲东部,属于世界上疟疾发病率高发区。


      “2008年夏天,我第一次去非洲,来到了尼日利亚与坦桑尼亚。拥挤的街道与人们茫然无助的眼神,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熊艳婕回忆说。“我们带着电饭煲与方便面,在酒店一边吃饭,一边想法设法思索注射用青蒿琥酯的推广难题。”


      2008年,桂林南药开始在非洲启动青蒿琥酯注射剂销售。当时注射用青蒿琥酯通过SEQUAMAT实验,虽已在泰国等东南亚地区成为比较常见的重症疟疾治疗药物,但在非洲大陆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新产品。“尽管代理商们对注射类重症抗疟产品在非洲市场持乐观看好的态度,他们也坚信复星医药是一家值得信赖的公司,但由于没有可靠的非洲临床数据做支撑,当地的医生对这个产品不信任,没有人愿意冒险尝试,注射用青蒿琥酯在非洲的推广从一开始就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



      金子,总会发光;好产品,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2008年,复星医药团队偶然获悉SEQUAMAT 的实验团队(MORU)正在非洲开展一项新的大规模临床实验AQUAMAT,考察注射用青蒿琥酯对非洲儿童重症疟疾的治疗效果,并向复星医药购买试验用药。复星医药管理层做出了一个极富远见的决策,向AQUAMAT免费赠送试验药品。随后,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公司竟然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说服MORU接受赠药。


      2010年的9月,终于等到MORU通报试验结果的邮件:试验结果非常激动人心,青蒿琥酯将会是对重症疟疾治疗方案的彻底变革。


      好消息接踵而至:


 


      2015年10月5日,瑞典卡罗琳医学院宣布将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授予中国女药学家屠呦呦,以及爱尔兰科学家威廉·坎贝尔和日本科学家大村智,以表彰他们在寄生虫疾病治疗研究方面取得的成就。这是中国科学家因为在中国本土进行的科学研究而首次获得诺贝尔科学奖,是中国医学界迄今为止获得的最高成就,也是中医药成果获得的最高奖项。


      “当我得知屠呦呦获得诺贝尔奖的时候,回想从发现青蒿素到发明青蒿琥酯的历程,与在非洲当地的所见所闻,突然为自己的工作而感到从所未有的骄傲与自豪,”熊艳捷说,“因为我见证了青蒿琥酯的传奇。”


      的确,随着青蒿琥酯及其它新型疟疾预防和治疗措施的推广,世界卫生组织在《2016年世界疟疾报告》中指出,自2010年以来,全球特别是非洲地区的疟疾发病率和死亡率持续下降,全球各年龄组的疟疾死亡率降低了29%,5岁以下儿童的疟疾死亡率降低了35%。


       “在刚果贫民窟的病房里,我第一次看见罹患重症疟疾的儿童打着点滴,母亲痛苦地看着自己臂弯里的孩子,这样直面生死的场景真的令人心疼。”熊艳捷回忆道,“但现在这些重症疟疾儿童,注射了青蒿琥酯,第二天就可以坐起来,得到很好地治愈,这真的令人由衷地开心。”


       然而,还有很多非洲病患负担不起青蒿琥酯,共建一个“无疟疾的世界”的美好愿景还需要人类的共同努力。


      “我相信,总有一天,梦想会照进现实。”说这句话时候的熊艳捷,眼神坚定。


      援非抗疟,我们一直在路上,复星人承诺未来将持续全球患者提供更多更好的产品和服务,为共建一个“无疟疾世界”的美好愿景而努力!